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断舍离

你走你的阳关道 我走我的修罗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这里,就像本界和芜界的交接口,像堕裂桥露台一样,来来往往的风携卷着四面八方的过客的味道,却是连接两个世界的港湾,带着不可思议的温柔屹立不倒。人们走走停停只是匆匆路过,但总会有那么几个流浪的孩子,把心交给这样的地方。他们笨拙的不知道如何表达,内心对这里深深的爱意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当寂寞来敲门  

2013-02-14 02:54:25|  分类: 心 · 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、

  跟老爸去看望他的朋友,或者说好兄弟。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,走了很远才打到车。回到家里爸妈已经疲惫得不行,简单收拾收拾就睡了。这一晚信息量有点大【扶额】。心里堵得很,硬撑着直到等他们睡下,给球货打了个电话,把灯全熄了抱着小黑(电脑)单曲循环着《寂寞来了怎么办》,我才意识到,原来我也觉得累了。
  幸好小黑的电是满的。幸好那天高兴就给小黑做了个拟人。幸好我拥有了小黑。小黑唱歌真好听。突然觉得有时候,一个人,一首歌,单曲循环在空荡荡的黑夜里,足以。本来想把这句话改成QQ签名的,但今天情人节不是吗。这样的感触跟球货完全无关,但是偏偏今天摆上去太容易让人误会了,于是作罢。

  或许吧,当你面对的只有自己一人的时候,就找不到脆弱的理由了。渐渐地,风干了方才还几欲失控的情绪。


二、

  那个叔叔的父亲去世了。
  刚去叔叔家里的时候,他5岁的女儿佳佳很神秘的把我带到一个房间。我进去才发现竟是灵堂。黑白照片应该还是他不那么苍老的时候,浅浅的微笑看不出安详,却给人一种精神矍铄的感觉,大气而沉稳。上一次听说关于他的消息大约是一年前吧,那时老人家还在住院治疗。也许是在外地上学的缘故吧,我竟然不知道老人去世的消息。
  小妹妹很开心的说,“妈妈说爷爷去了外太空的天堂,再也回不来啦。”
  想说类似“总有一天你会见到他”,活着“他在那边等你们”之类的话又觉得不妥,我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,只好说了句很蹩脚的“他在天堂那边一定过得很幸福吧”。
  “我过年的时候给爷爷盛了两碗饺子,现在只剩一碗了,我觉得有点奇怪啊”,她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,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。
  “那当然是爷爷吃的呗。”
  “可是为什么只吃了一碗呢?”
  “他在他那边也有聚餐啊,已经吃饱了,想你们了就过来看看你们,看见你给他盛的饺子,就又吃了一碗~”
  “我怎么没看见他吃啊?”
  “他是趁你们睡觉的时候来的,你们看不到他”
  佳佳不再发问,她相信了。后来过来的另一个姑娘,上小学二年级的玉玉,看到照片立刻肃穆了起来。关于饺子和天堂的问题,她毫不犹豫的认真纠正:
  “怎么可能呢,你见过照片吃饺子啊?一定是你爸爸偷偷倒掉了。”


三、

  小鬼们吃饭真快=   =,我才吃了六分饱她们就都吃完了。我只好很自觉地说我吃饱了去陪小孩。我最讨厌小孩子了天晓得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爱黏我。后来上主食的时候回到饭桌上,一帮大人们看我回来就从学校开始聊,很自然的就拐到了就业上。
  “去那里是遵从你爸的意志呗。”叔叔说。我没太明白他的意思,含糊的说,也不算吧。“其实你这个分能上厦大的”他说,“我当时给你看的学校给你爸推荐的那些,唯独没有你现在这个。其实可以出去见见世面的,但是别的学校就业都没个保障。”
  “我知道我现在没什么阅历,但就目前,在两年后找到工作以前,我还是……很讨厌这所学校的。”意识到自己状态不对,压制了一下,没有再说别的。华电有我珍视的朋友。但我还是讨厌这所学校,讨厌保定这个城市。偏偏话题又拐到兴趣上。
  “我一直觉得吧,画画当个爱好挺好的。”老爸对叔叔说。一下子狠狠戳中了我的爆点。
  “我从没把画画当作爱好。”我知道我失控了。能平静说出这句话已经尽了我所有的力。我知道我不该这么不成熟但我已经无法抑制的失控了,起身冲进卫生间。感觉整个胸腔被人掏空了一样,我甚至无法站立,慢慢蹲在地上,颤抖着缩成一团。

  很久没有这样了。压抑到窒息的感觉。
  在写过那篇GRASP之后我以为我已经能够将自己的情绪藏起来了,然而就算是现在敲着这些文字,也依然无法平息的难过,两眼糊得几乎看不清屏幕。痛苦,绝望,无奈,压抑,想找人诉说却不知该找谁该如何说,几近疯狂却又不敢疯狂。我知道这是为什么。然而我还是这么弱。有这么个东西压着,难怪我现在可以对别人这么不计较,这么随和。真可笑。呵呵。呵了个呵。


四、

  叔叔后来跟我说了很多,总结下来有这么几点:
  一是画画和电气并不相悖,要把两行都做好才是牛人;二是厌恶鄙夷甚至丢弃现在的专业当然是可以的,但要在把它摆平之后(类似的话翔姐也说过);三是学不同的东西增长不同的阅历,艺多不压身,终可以画出更加深刻的作品;四是不要急于求成,可以不进步,但不要放下,过个几十年,还可以拿起来,画出很棒的东西;五是父母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,他们经历了更多的事情,就算说的不全对也多是有益的。

  “以后不许再为这事别扭了,别让我觉得我当初看错人了。”
  他伸出手,我们像我小时候一样勾起小拇指,然后把大拇指顶在一起。

  “我就是你跟你爸妈的过渡段(叔叔比老爸小几岁),别看我这样,对我闺女我是一点治没有。或许就是代沟吧。”一句调侃,空气柔和许多。我还是很难过。也许在真正实现之前我只能越来越老练的把真实的情绪埋起来,却解不开心结。我可以抱着伊妮莉(出自《大剑》)那种“我会在不期然中等待着”的心态去顺其自然的遇见一生的伴侣和居所,却无法那么淡定的等待所谓的未来。

  还敢那样坚信吗,很久以前说过的那句“只要不死,终会到达”。


五、

  我们回来的路上,叔叔打电话过来说了些话,其中有一句:
  “树欲静而风不止”。
  我说我知道后半句。我以为我懂。然而一再强调要理解父母初衷的叔叔却说,后半句要知道,还有前半句呢。

  原来还有前半句。背烂了的话,我竟不曾把目光放在前半句。

  忽然想起叔叔已故的父亲。不知道他在说这些的时候,是怎样的心情。






寂寞来了怎么办 \ 躲不掉也逃不开 \ 能不能 跟谁借一点温暖
单曲循环着《寂寞来了怎么办》。
很是应景。


AC · 凌乱的
13.02.14凌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9)| 评论(1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